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计划
    高文没办法跟别人解释自己心中的计划以及那些远虑——即便瑞贝卡和赫蒂这样最值得信赖的人,他也没办法跟她们解释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那些远大的计划都拆分开,拆成一个个阶段,一个个细节,然后慢慢将其堆砌。

    今天所做的事情可以说是其中最基础的一部分,甚至对这座领地的建设都只是基础而已。

    而对瑞贝卡与赫蒂而言,高文让他们看到了那些平民和农奴不可思议的一面。

    她们从未见过平民和农奴可以以如此高的热情工作,而且能把那些往日里他们绝对做不好的工作完成的又快又好。

    她们认为这是高文所承诺的“晚上可以吃肉”在激励这些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现在距离建设所谓人民自信和劳动光荣的热潮还为时过早,用一顿肉食来激励劳动力的工作热情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回到营地中央的帐篷中,高文找来了纸笔开始记录一些东西,同时吩咐着跟进来的拜伦骑士:“派两个人去把肉拿出来煮了,准备十人份的分量。另外,只要是参与劳动的,菜汤和黑面包都管饱,我们的粮食还有的是,领地建设早期决不能有人因为冻饿而病倒。”

    “真的要准备十人份的肉?”拜伦有点惊讶地问道。

    高文回答的理所应当:“当然,我必须兑现承诺。有什么问题么?”

    “我还以为您只是要炖一锅肉汤,”拜伦解释道,“只需要几块核桃大小的肉,加上蔬菜,炖一大锅汤,那些人就会感恩戴德了。”

    “照我说的做,”高文摆摆手,“我做出的承诺,不允许有一丝折扣。对了,让伙夫在营地最醒目的地方支起大锅,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看到炖肉的景象,同时让士兵在旁边维持好秩序,不允许有人哄抢。”

    拜伦骑士脸色略有些古怪地鞠了一躬,领命离开了。

    高文则注意到旁边传来的视线,他扭过头,发现琥珀正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我脸上有东西?”

    “我看你是不是在宝库里的时候被什么影响心智的东西给附身了,但看着不像啊,”琥珀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还从没听说过有贵族会主动削减自己的财富的……”

    高文感觉有点好笑:“你认为我那些举措是在削减自己的财富?”

    “不然呢?”琥珀一摊手,“把农奴变成自由民,就意味着以后他们种出来的粮食只需要交给你一部分就行,你还要给自由民发工资,这更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呐……贵族能干这事?”

    “如果我让你去帮我粉刷墙壁,在不给钱只下命令的情况下你一天能干多少?”

    琥珀想了想:“我会从你兜里偷几个硬币,去雇一个杂役房里的小子让他替我干,剩下的钱用来换酒!”

    高文:“……我吃饱撑的跟你这个万物之耻讲道理!”

    琥珀:“我怎么就万物之耻了!”

    这时候赫蒂走进帐篷,打断了琥珀的爆发,这位女士脸上仍然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先祖,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从未这么努力工作过——尤其是那些农奴,甚至都不需要监工他们就能把事情做完……”

    “因为他们之前只是在为领主工作,而现在他们的工作与他们的伙食息息相关,”高文毫无意外地说道,“这只是第一步而已,你已经能看到了,比起我们要为此多付出的食物和工钱,我们所得到的要多得多。”

    “我曾经也想过通过激励的方式来让他们工作,只是没有做到这种程度,”赫蒂摇着头,“我不敢想如果真的把这些制度延续下去,领地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高文笑了起来:“肯定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你相信我就可以了。而且今天我所做的只是第一步而已,你过来看看这些……”

    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几张纸上写写画画,琥珀之前凑过来看了两眼便嫌无聊不再关注,而现在赫蒂听到高文的吩咐,立刻听话地走了过来:“这是……什么?”

    那纸上都是一些她不能理解的句子,看起来更像是一堆古怪名词的堆砌,比如工作小组,比如竞争和承包,比如考核方式和效率统计,而在另外几张纸上还写着中期计划的字样,上面是通识教育、魔力天赋普查、人才引进等等,看起来就更加令人费解了。

    “这些都是我这段时间想出来的,但之前一直都没有到实施的时机,现在既然领地建设已经开始,那一些事情也就该列入日程了,”高文指着最上面的一张纸,“这些东西对很多平民和农奴而言恐怕还难理解,所以我要先跟你讲一遍,然后你再把它们讲给拜伦骑士和负责监工的人,再把这些给大家反复宣讲——对了,瑞贝卡呢?”

    “她……在帮忙烧掉河滩南边的杂草地和灌木丛,”赫蒂说道,“这也是她平常练习魔法的方式之一。”

    高文嘴角一抽:“让她也过来吧,大火球什么时候练都一样。”

    很快瑞贝卡便被叫了进来,这位子爵小姐脸上黑乎乎一片,身上也都是烟火味儿,与其说是修炼魔法去了,倒更像是刚从伙房里钻出来——怪不得到现在也就会一招大火球。

    “我来跟你们讲讲接下来营地里的工作班制,”高文摊开自己的计划表,详细解释起来,“首先是工作小组——我要求所有劳动力都分成五至十人的小组,以小组为单位分配工作内容和轮班休息……

    “所有小组在开工之前要找监工报到,完成工作下工的时候也要报告,监工负责统计每个小组的工作情况。另外,每个小组都设组长,组长负责分派组内的工作……

    “小组的组长让他们自己选,并且告诉他们,组长不是固定的,如果一个组长影响工作效率,或者有欺瞒监工和领主的行为,立即就会撤换。

    “按照小组为单位来考核工作成效,整组奖励,整组处罚,奖惩制度和竞争机制我一会再说……

    “关于我之前提到的计分制,考虑到大多数人不识字也不识数,就先由赫蒂你来记录各个小组的完工情况吧。具体的贡献计数咱们再慢慢讨论……

    “另外咱们还要讨论一下各个小组领取和归还工具的记录方式。”

    高文一口气说了很多东西,不光是瑞贝卡,就连赫蒂都晕乎起来,后者愣愣地看着高文一边说一边在纸上继续写写画画,之前那些只有个名词的条目下面很快便多了一些潦草的速记内容,她忍不住有些困惑:“先祖,把简简单单的工作变得如此复杂,不是反而会降低……效率么?”

    “这些制度只是看起来复杂,但在制度的末端,也就是那些平民和农奴身上,他们只需要又快又好地工作就能得到好处,等尝到甜头之后他们自然会认真遵守的,而等到他们开始遵守的时候,你会看到比今天搭帐篷更加惊人的效率。当然,一开始推行的时候可能会困难一些,所以你才要不断地宣讲它们,不断地解释它们。除此之外,必须做到强制执行,强制推广,没有为什么——只要告诉他们,这就是塞西尔领新的法律。”

    这时候高文反倒不禁有点感谢起这个落后的时代来,民智未开,不管是自由民还是奴隶阶级都把服从命令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领主的话是绝对的,而所谓“贱民”毫无反抗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很多想法都无需过多解释便可以施行下去……

    然而这却不是高文想要的局面,他的目的就是打破这个环境,让塞西尔领中的每一个“贱民”都不再是贱民,而是活生生的人。

    他需要人,大量的人。

    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

    所以他才让赫蒂在强制推广这些制度的同时还不断对民众宣讲它们,平民们现在听不懂没关系,他们总有一天会听懂的。

    赫蒂并不笨,她有足够的智慧,而且在见解上也已经超前了当代的贵族阶级很大一截,所以在高文解释过,她自己又思考了一会之后,她已经隐隐约约明白了这么做的意义所在,便点着头答应下来。

    “那我呢?”瑞贝卡看到赫蒂姑妈已经有了任务,也就忍不住兴致勃勃地凑了上来,“我干什么?”

    这位前不久还是塞西尔领领主的子爵小姐,这时候已经全然把自己放在高文助手的位置了。

    “你明天带些人去勘察土质,确认一下开荒难度和初期能够开荒的范围。别跑太远。”

    高文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在旁边一张白纸上勾画着粗略的地图,那是以河滩为中心的一大片地方,而且上面他还随手标注了各个地方的距离数字,尽管只是连草图都算不上的轮廓线,却把瑞贝卡看的一愣一愣的。

    “你就照着这个范围去吧——范围外的地方先别管。”

    瑞贝卡愣头愣脑地接过“地图”:“哦……哦……”

    旁边的琥珀看高文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一样:“你这……你们当年搞第二次开拓的家伙都是怪物么?”

    高文想了想,觉得七百年前的其他老家伙们应该不会从坟里蹦出来打自己,于是信口胡诌:“对啊,闭着眼随手画出半个王国的地形图是我们那代人的标配。”

    琥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