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黑暗群山
    当然,虽然心里使劲抱怨,高文也知道这个世界发展成这样是没有办法的。

    文明的发展有其规律可循,但也充满了不确定性,有时候一个爆炸性的技术革新便足以让整个文明跃升一个等级,但更多的情况下——尤其是在封建蒙昧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文明的发展会在数百年间都呈现出僵化迟缓的状态。

    在这个存在超自然力量、阶级固化异常严重、经历过一次大毁灭的世界,情况只会更加严重。

    超凡力量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超出时代的便利之处,但同时,超凡力量也为这个世界的文明发展套上了枷锁。它让那些位居上层的人可以很轻易地过上极其舒适安逸的生活,并对没有力量的绝大多数“凡人”形成绝对的统治地位,而由于“魔力天赋”本身的稀少性和不确定性,又导致这种力量很难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推动力——因为它无法对这个世界的大众群体产生增益,那些偶尔觉醒了魔力天赋的少数幸运儿只会成为新的贵族阶级,他们不会,也无力去改变大多数人的命运。

    超凡力量不属于“凡人”——这是一条被视为理所当然的规矩。

    正是因此,社会的进步变得极为缓慢,一方面是作为人口主体的普通人根本无力改变任何现状,另一方面则是享受着超凡力量便利性的上层阶级根本不认为社会有进步的必要——事实上就连那些平民也不认为社会有进步的必要,他们只要祈祷自己有一天能觉醒魔力天赋就好。

    在有寒冰箭存在的世界上,谁会想到去发明冰箱和空调?

    然而寒冰箭永远都只是寒冰箭,它没办法让每一个人都能在夏天吃上冰糕,也没办法让医学家们随时随地保存血清和疫苗。

    至少在如今这个时代,情况就是如此。

    这肯定不对,高文相当清楚这一点,超凡力量不应该成为文明的阻力,这里也不应该永远被困在中世纪,所谓魔力归根结底也只不过是一种能量利用方式而已,它那灵活便利的特性本应该成为快速发展的推动力,而不是枷锁——只不过这一切都不是现在就能解决的。

    他更加详细地对赫蒂和瑞贝卡解释了自己统计这些资料的必要性,以及在制作表格时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当然,鉴于她们从未统计过这些东西,那些缺乏教育的平民也很可能压根就说不清自己的姓氏和年龄,他便放宽了对表格的要求,只让她们统计出工匠的资料即可,而其它平民就先只登记姓名。

    一切,都等新领地建起之后再完善。

    从未有人对平民进行过这种统计,因为对这个世界的贵族阶级而言,平民是几乎没有价值的——甚至上战场当炮灰都略略不够。平民唯一的作用就是产出粮食以及作为免费的劳动力,没有人认识到“人”的重要,自然也不会有人认识到登记人口资料的必要。

    让人欣慰的是,在别的事情上稀里糊涂的瑞贝卡唯独在这方面一点就通,她很快便理解了高文的意思,并高高兴兴地带着人跑去整理资料了。

    联想到她之前还颁布过允许农奴通过服役来转变成自由民的法令,看来这位“不称职”的领主小姐也并非真的是一无是处。

    这孩子,好好教育的话说不定能骗去管人事(并不)。

    所幸需要统计的人数也只有不到九百,而且在坦桑镇安顿下来之后菲利普骑士已经对幸存者进行了一次简单的记录,瑞贝卡在赫蒂的帮助下很快就整理好了高文要求的资料。

    在拿到资料之后,高文决定把队伍分成两拨,前往“新家”。

    一拨是先遣队,由他和瑞贝卡、赫蒂亲自带领,队伍里包括拜伦骑士率领的一半士兵与民兵,以及必要的工匠和一百名劳动力,先遣队将在目的地建立临时营地,查明水源等情况,并对周围的猛兽袭击做好预防工作。

    随后大部分平民将在菲利普骑士的护送下跟进。

    直接带着八百多人莽进一片不毛之地是不明智的,虽然这八百人里基本上没有老弱病残(他们没能逃出来),但缺乏战斗力的平民还是跟在先遣队身后比较稳妥。

    要开拓一片不毛之地,再多的准备也总嫌不够,但凡事总要踏出第一步才行,在做了尽可能周密的计划与部署之后,高文和他的先遣队终于离开坦桑镇,向着东南方向的黑暗群山进发。

    他们沿着白水河的支流,在较为平坦的河滩上前进,骑士和领主在队伍前方带路,士兵们则在队伍两旁护卫,那些有手艺的工匠和各种物资、工具在一起,被保护在队伍的中央。

    赫蒂骑在马上,回头看了一眼这并不算太大规模的队伍,突然心生感慨:“我们好像也成了开拓者……”

    “我们就是开拓者。”高文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赫蒂眨眨眼:“我想说的是七百年前的那次大开拓……”

    高文耸耸肩:“那不还是我么。”

    赫蒂:“……也对。”

    “拿出点自信来,”高文看着这位似乎有点为未来忧虑的女士,“每一次踏入未知之地,都是一次伟大的征程,不管是七百年前的第二次开拓,还是上古传说中的第一次开拓,亦或者如今我们要做的事情,本质上都同样伟大。我们不仅仅会建立起一个新家园——说不定我们还会建立起一个新的时代。”

    赫蒂有些愣愣地看着高文,接着点了点头。她不是太明白对方口中“新的时代”是什么意思,但既然身为传奇英雄的先祖都如此说了,那想必是既伟大又光荣的事情。

    而旁边随行的琥珀则啪啪地拍起巴掌来,盗贼小姐倒是想的简单,反正现在高文是老板,那老板说什么都是对的,不管听懂听不懂先拍拍巴掌总没错……

    越靠近黑暗山脉,景色便越是荒凉,人类文明的力量在这片南境之地呈现出逐步衰退的迹象。

    在当年的开拓热潮还未衰退的时候,第一代开拓骑士的后裔们曾经用刀剑与火焰在这片蛮荒之地上扎下了一个个小型的聚居点,并谋划着向刚铎废土的方向重新拓展领土,但随着魔潮余波一次次躁动,文明边界那些黑暗原始的力量一次次侵蚀,不断滋生的魔物与愈发恶化的自然环境都让这些聚居点难以维系,后来雾月内乱爆发,南境势力迎来洗牌,这片土地上勉强维系的最后几个开拓村庄也就随之覆灭。

    时至今日,反扑的荒蛮力量已经把当年所有的文明痕迹吞噬,在那些凋敝破败的聚落与原始山林之间,只剩下野兽和魔物。

    尽管如今魔力已经重新平静,黑暗魔潮也被束缚在刚铎废土上,但人类似乎已经满足于现在的文明疆域,再加上南境塞西尔家族的衰退,时至今日,安苏王国都没有重新将这片土地开发起来的打算。

    车马队伍在崎岖坑洼的道路上沉默前行,虽然高文对赫蒂的鼓舞很有效果,但队伍里的其他人仍然难免心绪不安,没有人知道这场向着荒蛮地带的进军会有什么结果,哪怕带领他们的是七百年前那位伟大的开拓者也是一样——尤其是对于那些从平民与农奴中找到的工匠而言,与其说是荣耀感在驱动他们,倒不如说是对领主的习惯性服从以及对生活的麻木在驱使他们迈开脚步。

    就这样,他们一路沿着河滩前行,并在三天后于一片开阔地旁停下了队伍。

    这片开阔地已经紧挨着黑暗山脉,事实上它就夹在河流与山体之间,是一条狭长的小平原地带,白水河的支流在这里略略放宽,河水流速减缓,并平缓地流过黑暗山脉北侧,一直向东注入到提丰帝国境内。

    面向南方,仰头看去,便是那宏伟又令人望而生畏的黑暗山脉。

    高文登上河滩旁一座大石,眺望着四周的景物,并和自己脑海中的卫星俯视视图进行比对,他看到在平原西侧有森林生长,那里大多是木质坚硬的黑杉与巨人木,可以作为领地初期宝贵的木材来源,东侧的山体则突出一些,如果来自高文·塞西尔的记忆没错的话,那里应该存在铁矿。

    除了铁矿之外,这附近还有几处别的矿藏——黑暗山脉可是个宝地。

    当年高文·塞西尔和查理一世带领的开拓队伍虽然没有在黑暗山脉停留,但还是在沿途做了基本的调查与勘探,对开拓之路上发现而未能利用起来的那些矿脉资源,高文了如指掌。

    既然安苏王室已经放弃了这些,那他就欣然笑纳好了。

    在观察了地形之后,高文跳下石头,看向赫蒂:“你们就在这边扎营,把带来的营帐都支起来,让士兵护卫着伐木工去林子里取木料——但不要太深入森林,以防止被猛兽袭击。不用担心魔物,黑暗山脉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黑暗魔潮的影响早已经消退了,想遇上魔物除非你们钻到魔力焦点附近。除采伐木头的人手之外,其他劳动力都留在这里先帮忙建设营地。瑞贝卡,拜伦,琥珀,你们三个跟我来。”

    赫蒂愣了一下:“先祖,您这是要……”

    “去拿回我的遗产。”            
为您推荐